首图
8月21日,顶尖文案在深圳雅昌艺术中心举办TOPYS MindTalk创意公开课,本期邀请日本设计新生代的黑马大黑大悟先生,分享他的设计哲学:One Design——设计的空间思维。陈宋品牌顾问创意总监宋博渊先生,应顶尖文案邀请,与大黑大悟先生进行设计对谈。
首先,介绍一下日本设计新生代的黑马大黑大悟先生。


大黑大悟

大黑大悟

大黑设计研究室室长兼艺术指导


自2003年起在原设计研究所工作,2011年在日本设计中心创建大黑设计研究室。设计工作的范围由平面扩展到立体、影像、空间领域。曾获JAGDA新人奖、东京ADC·原弘奖以及D&AD金奖等多种奖项。

 

他的作品简洁、柔软又细腻:

 

TAKAO 599 Museum  | 一间博物馆引发好奇心的契机

599(1) 599(2) 599(3) 599(4)

MUJI Xmas无印良品 |  每一年的圣诞

2009人运动组成不同的动感图形,2010蜡烛主题 ,2011无印物品声音组成的圣诞歌,2012在家过圣诞


MUJI(1) MUJI(2)
Peninsula Time半岛时间 | 用实物照片去表达内容
半岛时间(1) 半岛时间(2) 半岛时间(3)
武藏野美术大学 | 以什么姿态来入学
武藏野(1) 武藏野(2)
RISTINE有机棉 |  强调颜色与质感
有机棉(1) 有机棉(2)
4&2宠物店 | 宠物是四条腿,人是两条腿
4&2(1) 4&2(2)

创意公开课上,大黑大悟以他的ONE DESIGN设计哲学为原点,以599博物馆、MUJI无印良品、武藏野美术大学、半岛时间项目、4&2宠物店、清酒等具体项目案例分享关于设计的多元沟通、设计的上游思考、设计的恰当媒介、设计的回想空间等设计思维的启发。

 

以思想,激荡思想。

现场1

在互联网时代下,跨领域已经是发展的趋势,

不同的媒介有着不同的宣传效果,如何将设计与宣传海报、视频等传播媒介结合起来,

我们自身需要跨领域去整合各方资源来做设计。

这样子的设计才是有生命力的设计,也往往会令人满意。

现场2

以前,是设计到造型(Design到Form)

现在,是设计到沟通(Design到Communication),

为了沟通,这中间就太多的事可以做。

现场3

培育你的那个苹果(设计成果),

就要调动各方面的能力:

考虑(consider),想象力(imagination),

环境因素(condition),个人经验(experience)。

现场4

站在下游的角度做设计,只是形式的表达。

站在上游做设计,可以决定产品的方向。

 我们要做从源头开始的设计,而不是下游的装饰。

下游能做的,能改变的,太少。

现场5

思考是有范围区域的,总体上可分为大、中、小这三个范围。

拿到一个设计项目时,从小范围拓展到大范围,

不再单纯考虑设计什么(what),

而是拓展思维去考虑为什么要设计(why)。

 

接着,大黑大悟先生与宋博渊先生就设计目的、设计表达、设计育成进行同行之间的设计对谈。

DSC05399_副本

对谈整理

 

 

设计—创造感动的艺术

 

宋:之前一直很喜欢大黑先生的作品,今天是我们的第一次会面,从刚才您的介绍过程中,让我认识到您是一个具有丰富感受力、细腻表现力的设计师,贯穿在您作品中也极致的体现出简约、纤细的感觉。作品中的想象力也非常丰富,感受力加想象力,再演变为表现力,这就是我看到的作品创意的来源。我们常问,设计是什么,怎么看待设计,今天大黑先生的讲座给我的感受,我觉得设计就是思考感动的构造,然后创造感动的艺术。您是否认同我这种观点呢?

 

大黑:我先说说我自己的创作过程,要表达设计带来的感动,考虑构造时注意两点:一个是精准的把握如何表现,另一个是不断去做选择,在各种选择项中挑选出更好的,这是思考设计中感动因子的部分,好与更好的差别可能很细微,精准的拿捏可能不容易,就像是裁一张纸,可以是裁出锯状的花边,也可是规规矩矩的直线边,在我设计中,我会更加去思考好与更好的区别在哪里。

 

 

表达自己真实的感情和思想 

 

宋:在设计过程中我们都离不开与团队的成员一起工作,在设计师的培养中,正确的培养方法对成就优秀的设计师来说也是十分重要的,今天在座的观众很多都是入行几年的年轻的设计师,都是对设计怀着热情与动力的,那么大黑老师对于这些年轻的设计师们,在自身成长之路上有没有什么建议呢?

 

大黑:说到做设计,最重要的是动力,很多人都有设计梦想,我想说的是,在设计的过程中,喜欢自己的设计是首要的,以及如何去打动人也是设计师需要深思的,年轻的设计师们应该从这方面多推敲。

 

宋:在当下,特别是在中国社会,很多人越来越不能真实的表达自己的感情与好恶,都活在一个已经设定好的价值体系中,他人做什么我也做什么的状态,其实对于自己真实的感情却难以表达,年龄越大,越是成熟,真实感情被埋藏得越深,我觉得不能表达真实感受对于设计师来说是最大的杀伤力。

 

大黑:在日本同样存在这种现象,日本的年轻人更多的去在意别人对自己以及自己作品的看法,过分的在意别人的评价和满意,使得自己在设计过程中表现得越来越胆怯。其实更希望这些年轻的设计师能够抛开对别人评价的过分关注,抛开固有价值观的束缚,发现自己真实的感受力,重要的是将自己的感受与观点,独具视角的表达出来。

 

设计不单纯是为了华丽与美观而进行的

 

宋:如同刚才大黑先生在讲述中提到的“why  design为什么要设计”,对于设计的看法与定义,对于当下设计师们来讲,也有很多不清晰,到现在为止还有很多人,包括客户对于设计的概念只停留在“装饰”“存在感”“特别”“好看”的层面上,但我觉得并不是每一种东西都一定要以“好看”为最终目标,“好看”淡然在美感的层面固然重要,但很多设计其实要解决的是“沟通的构造”的问题,即如何传达能够更大效率的获得理解与沟通。如何让受众感动,进而让受众觉得这个设计有意思,有要参与进来的想法,这是我们作为设计师要思考的内容,要达到这一步,使用的道具其实就是我们看到的设计应该展现的地方,比如我们刚刚看到的大黑老师的作品“599自然博物馆”,运用墙面与动物及影像,一系列的创造让受众感动,从而让受众有兴趣进一步了解这座山及地域的文化元素。

 

大黑:六七十年代的日本社会,人们通过海报等纸媒进行沟通,但当下的时代不同,现在使用手机互联网了解信息的形式已非常普遍,所以我们不能再只关注海报的这一形式,而要结合新媒体进行创作具有更强传播力的作品形式。这种转变从设计行业来看,在做设计工作的同时,观察受众会从什么渠道捕捉信息,作品要通过什么渠道传播才更精准,关注传播工具的适用性及有效性,也是当下设计师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不要过分低估受众对设计的理解能力

 

宋:在今天大黑先生的案例讲述中,我个人最感兴趣的是通过影像方式创作的“MUJI无印良品”圣诞推广的设计,影像视频是一种很有效率的传播方式,这个作品通过对一群人动作的摄影,自然而然行程作品,不论是影像视频还是平面海报,效率非常高,而且也恰当的表达了无印良品这个品牌与人的关系,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大黑:我也很喜欢无印良品这个设计项目,在我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已经对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曾经有过想要成为艺术家的想法,但考虑到可能作为艺术家,艺术作品的受众范围和影响范围会比较有限,不像设计与广告,受众面比较广,所以我选择在设计过程中,加入装置艺术的创作方式,其实在这个项目当中,诸如字体,排版,插画等传统的设计形式并没有介入太多,更多的是行为的艺术,通过视频形式传播,每个观看的人都有不一样的看法,有的人觉得很好玩,有的人觉得很有想象力,有的人觉得很纯粹,从这方面说,不过多去加入设计元素,而是抛出一种行为一个事件,让受众去参与,去发生,去自然产生结果,再进而产生每个人对这个项目的感受与反应,这也是接下来在这个设计当中新的一种做法,输出能让受众思考与格子理解的作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维与理解方式,我们不能低估受众对设计的理解力与感受力,所以我们在将设计做传播的过程中不要有过多的固有风格的输出,而是更多留出空间来让受众自己去思考和理解,或者产生疑问,这将能更好地使受众对项目产生兴趣,愿意进一步去了解。

 

 

艺术指导的作用与价值在日本变得越来越重要

 

 

宋:刚刚我们聊到您事务所的技术构成,也基本上是以设计师,文案以及项目经理组成的,但我们看到在您的作品当中有包括影像,空间,导示等多种技术领域的配合,想必这些作品的产生也和很多外部人员进行了协作,那么您是如何与这些领域的人员进行协同设计的?以及您的事务所在日常工作中的工作方法是否能够做个介绍?

 

大黑:在今天的这样一个时代下,大部分设计师如果想把工作做得更有意思,都会不可避免涉及多种表现领域,也都会涉及到与其他团队人员的协同工作。当下的日本社会呈现出一种倾向,客户会将所有的设计内容只委托一个设计团队进行整合设计,而不是像过去一样分成广告海报、网页、空间等分别委托不同设计师去做,由一个设计团队去统合考虑设计的最终成果,即使需要其他技术人员介入,也有这个设计团队进行组织与共同创作,这样出来的设计结果会更加统一有效,同时设计师也可以综合利用各种表现手法,尝试创作不同于传统认知的全新的沟通表现,我想这也是设计领域的创新方式。因为可以去做更多的实验,也就可以有更加不同寻常的全新表达方式。当然目前愿意这样去做的客户在日本市场也还只是一小部分,但是愿意尝试创新的企业才会脱颖而出。现在在日本,市场需要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图形设计师,而是不仅具有平面设计基本功,更能对整个沟通过程加以规划指导的艺术指导。

 

宋:以前我和佐藤可士和,水野学、植原亮辅等设计师都谈过关于“艺术指导与工作模式”的问题,他们都希望将“艺术指导”这样一种职能定义更清楚的为社会所认知,让人们意识到艺术指导这个职能的价值和意义,只有这一点才能让企业了解到设计沟通这一行为的时代演绎与创新。这也是刚才您提到的与过去设计所不同的一部分,记得水野学曾经说过:“品牌设计的范围在哪里?我认为企业总经理应该打什么样的领带也是展现品牌形象重要的一个部分”。我观察到这样的观点在当下日本的设计领域好像是一种趋势。

 

大黑:确实如您所说,现在涌现出很多对设计全新思考的领域,比方说也有一种提法叫做“体验设计”,他提出不光是有形的部分需要进行设计,像店内服务人员的服务过程、包括穿着、说话方式、流程设定等都需要进行设计,来给受众形成综合性的体验感受,客户体验如何营造如何设计,如何做出让客户拥有全新体验的设计,我想这也是接下来设计发展的一个趋势,这些也为客户越来越重视。

 

观众提问环节

 

1、对于“人格化”设计工作,大黑老师有什么样的见解与经验?

 

大黑:对于“人格化”设计是可以理解的,比如在字体设计当中,运用硬朗的字体体现出的是一种人格,运用纤细的字体又是体现另外一种人格,但是我对于“人格化”设计这一思考方式是比较少用的。

 

2、设计对大众审美要求是否有一定的要求?如何处理设计作品表达的价值观与受众理解能力之间的代沟?

 

大黑:第一,受众对于设计作品的理解是没有固定的想法的,第二,作为设计师在设计工作中也要不断去进步才能达到两者的平衡。我们在跟客户或受众交流的时候,就像在互相抛接球,客户抛过来的球我们可以接住,然而在交流过程中如果出现了问题,我们要及时与对方进行了解与沟通,解决好问题之后才能使客户和受众更好地接住我们抛出去的球。比如在“599自然博物馆”这个项目中,我们沟通的对象其实都是这个地域生活的普通农民,也并不是设计艺术造诣很高的人,所以对于这样的人群,我们会用更直观的参考图片向他们阐述我们的设计想做什么?让他们能够看到他们就更容易接受了。

 

宋:社会的美学意识需要去培育,而设计师在培育过程中拥有引导的作用,社会需要一些对未来有前瞻性想法的人,来引导市场和消费者。很多时候客户缺乏想象力,让他看到更好的,他才能有选择;当然有时候有的设计师用 “客户美学造诣不够,无法欣赏我的设计”来掩盖自己没有做好的部分,遇到这样的问题时,应该首先检讨自己在设计和沟通过程中是否存在问题再考虑其他因素。



大黑大悟作品


大黑大悟先生向宋博渊先生介绍作品

 

TOPYS创始人黄永敏开场

 

雅昌艺术中心讲座现场

 

大黑大悟与陈宋品牌顾问团队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