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D01 2012年1月16日   投资者报_副本_副本 DO2 2012年1月16日   投资者报_副本_副本_副本

特约撰稿 金敏华



众声喧哗的「龙票」与没有结论的正名



新年伊始,关于龙的话题自然浮现。引发关注的首推深圳设计师陈绍华设计的龙年生肖票和汉声旧话重提的「为龙正音正名」运动。

 

中国大陆自1980年起发行第一轮生肖邮票,至今已有32年历史。但邮票设计本身引起如此大社会反响的,今年的龙票算是创下了一个纪录。不管你认为这枚邮票涉及得好看还是丑陋,邮票上龙的形象是凶神恶煞、煞有介事还是神兽再现、盛世威龙,至少它已被视为2012年邮市的一大热点。「壬辰龙」一经面世便一飞冲天,面值24元的整版龙票,截止笔者发稿,已经涨到了320元,并且还处于有价无市的状态。要知道,2011年的整版兔票最高才炒到110多元。

 

一方面是网络上的两极反应,爱之者认为,今年的龙票展示了一种信心、一种力量和气势,让人感受到国家总体实力的提高;厌之者则认为,龙票上的这一形象过于霸气外露,既不可爱也不现代。另一方面,在现实世界,第三轮龙票热得烫手,甚至紧俏过春运火车票。各地多年未见的通宵排队等候生肖票的盛况重现江湖……这股热潮甚至蔓延到了出版业,在北京的三联书店,一本售价99元的《大过龙年》居然脱销,并且进入周排行榜第二。

 

多年致力于建立「中华传统民间文化基因库」的台北汉声出版社从19年前开始,每年都会在农历春节前出一本「大过新年」的海报本。因为汉声认为,传统文化跟现代生活的衔接,最重要的时刻就在过年过节。在年节中,不用多说,一种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方式,就会在这个全球化的时代自然地薪火相传。

 

在又一轮的龙年中,汉声旧话重提,提出「龙的传人」要为龙正名。「中国龙不同于西方恶龙,龙神福佑民众,而西方龙是魔鬼的代名。长年来中国龙与西方龙共享Dragon一词,误解我中华圣灵。我们倡议为中国龙起英文名Loong,以正视听”,黄永松在《龙年祈愿文》中如是说。汉声解释,正名的目的不在争论对抗,而在于交流与理解。当我们在不同的文化语境下使用对方的称谓时,必然要接受其所在文化中的含义,误解由此而生。「正名的目的在于获得自主的话语权,发出自己的声音。」

 

对于正名运动,网上七嘴八舌,有人调侃说,中国龙很长,所以应该叫Loooooooooooooog。其实,黄永松也有此意,“此字形象,正似长龙」。汉声甚至设计过一款象形英文单词。不过,很多人在批评汉声的「正名」呼吁时,往往忽略了汉声的下列声音:我们为中国龙正名正音的同时,不能粉饰太平、狂妄自大,以「崛起」麻醉自己,「诸事当反求诸己」。

 

前述的种种,也许就因为主角是龙。龙是十二生肖中唯一属于神兽的文化动物,实际上已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演变成为中华民族的图腾和浓缩民族性格的文化符号。关于「龙」的艺术以及围绕「龙的艺术」展开的争论,不正反映了今天的我们对于龙、对于龙的精神和文化内涵的不同认识吗?




威龙还是凶龙,不妨见仁见智



投资者报:自壬辰龙票在微博上发布设计图案后,网络持续热议,有赞有弹,褒贬不一,之前想到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吗?

陈绍华:应该说有所预料,所以我在博文中会说「有些得意,有些忐忑」。


投资者报:第三轮生肖票你已经做了四枚,之前有猴、猪、牛,这次的反响是否最大?

陈绍华:关于龙票的争议,其实已经不是生肖票的问题,而是涉及如何看待传统文化、如何认识民族图腾甚至是国家形象的问题。


投资者报:当年做完牛票,你曾经说,那会是最后一枚生肖邮票设计。这次怎么又接了龙票设计这个活?

陈绍华:是,当时我觉得我已经有三枚生肖票了,要把机会留给别人,否则会犯众怒的,呵呵。龙票最初是邮政司邀请中央美院的吕胜中老师设计的,但他们觉得不满意,加上吕老师不愿意修改,只好重新找人设计,当时找了好几个人。这次时间也很紧,当然比猪票和牛票那样的救场要好一点。我大概花了一个来月设计,从九月二十几号开始,当时画了很草的草图,但是还没完全想好,刚好马上到国庆节了,就去了北京看孙子……回来花了一个多星期时间赶紧把图交了,要求是国庆节之后交,我又拖了几天,大概是10月10日左右交的。交上去之后不断修改,改了总共有五六次。10月底离开北京前定的稿,11月再去就是去看打样。


投资者报:从历史上看,正面的龙形象是到了明朝之后才出现的。这次设计龙票时,怎么想到用龙的正脸?

陈绍华选择正面的龙,一个是比较威武,另外一个,最初构思这套生肖票时,我的想法是做十二生肖肖像画,能正面就正面。从猴票开始就是这样,我提交的猴票,包括猪、牛都是没身子的,都是正面肖像,后来被选中了,觉得没身子不行,才又加了一点上去。所以你看,我的生肖票除了猪,因为是母子群像,母猪和小猪之间有交流,脸稍稍偏一点外,其他的脸都是正的,猴票、牛票,包括没有选中的两只虎全都是正面形象。“正面”也有正视困难,直面灾难,迎面而上这样的涵义。

其实,正面的龙不如侧面的龙好表现,但是好像更正宗一点,主要是选取了故宫皇帝龙袍前胸的织绣正金龙图案,另外参考了九龙壁最中间那条龙的造型及色彩,混合而成,基础还是龙袍上的基本构图。


投资者报:据说最初邮政司希望今年的龙票能卡通一点、现代一点,以迎合节庆气氛。最终你是如何说服他们接受这条「威龙」的?

陈绍华龙在中国属于神兽,神灵是不能随意更改异化的。我在博文中说,「在民间,龙的主要功能是辟邪、驱魔、避灾、降福,故凶也。」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关于2012的灾难传闻,中国人传统上也认为龙年是大变之年。所以壬辰年的龙票不宜做得太过温柔可爱,因为这不是大多数中国人心中龙的形象。过于强调亲和力,会削弱龙的基本文化特性,也未必符合当代中国人的心境。从威严神力,再到代表中国崛起的自信,刚猛有力、威严自信的龙形不失为一个恰当的选择。


投资者报:怎么看网上关于龙票的热议?

陈绍华图形不像文字,文字可以把意思表达得相对准确,当然诗歌也可能很抽象。图形比诗歌的文字更宽泛、更抽象,同一个图形可以从各种不同角度去解读,它跟你的价值观,跟你对这一类事物的态度,包括跟每一个人的经历都有关系。有人认为,龙票是审美的堕落,感觉自己作为龙的传人被侮辱,中国形象被侮辱,这个跟他对龙的象征性和图腾意义的理解、认识有关。至于别的种种说法,我既不肯定也不否定,见仁见智吧。


投资者报:你喜欢龙吗?

陈绍华我个人不喜欢龙,甚至可以说很讨厌龙,我觉得龙已经超出了审美范畴,从它的起源到后来的演变,已经从审美发展到一种精神、意志的表达,所以龙不是说越来越精美,而是越来越威武、威严、复杂。


投资者报:对你设计的甲申年猴票、丁亥年猪票、乙丑年牛票,还有当年没选上的虎票做个简单的点评?

陈绍华创造猴票时,时间上比较充裕,做得也比较好;猪票的想法、创意到位,但略微粗糙;牛票也粗糙,艺术上、工艺上都有些问题,不过气势出来了,牛气冲天嘛;落选的虎票是一对虎妈妈和虎宝宝,是在三聚腈胺、豆腐渣校舍等事件不断发生的背景下,反映“虎毒不食子”这样一个主题,有人认为很温馨,但可能也是因为没把虎气做出来而落选,不是虎视眈眈的那种,包括龙票在内,其实反映的都是中国人不高兴、中国可以说不这样的一个时代背景和情绪。